化岚

Ծ‸Ծ

古人脑洞大

看杜子春的故事看得目瞪口呆………原文如下

《玄怪录》卷首载:杜子春者,周(北周)、隋间人。少落魄,不事家产,然以心气闲纵,嗜酒邪游。资 产荡尽,投于亲故,皆以不事事之故见弃。方冬,衣破腹空,徒行长安中,日晚 未食,彷徨不知所往,于东市西门,饥寒之色可掬,仰天长吁。有一老人策杖于 前,问曰:“君子何叹?”子春言其心,且愤其亲戚疏薄也。感激之气,发于颜 色。老人曰:“几缗则丰用?”子春曰:“三五万则可以活矣。”老人曰:“未 也,更言之。”“十万。”曰:“未也。”乃言:“百万。”曰:“未也。”曰: “三百万。”乃曰:“可矣。”于是袖出一缗,曰:“给子今夕,明日午时俟子 于西市波斯邸,慎无后期。”及时,子春往,老人果与钱三百万,不告姓名而去。
子春既富,荡心复炽。自以为终身不复羁旅也,乘肥衣轻,会酒徒,征丝竹 歌舞于倡楼,不复以治生为意。一二年间,稍稍而尽。衣服车马,易贵从贱,去 马而驴,去驴而徒,倏忽如初。既而复无计,自叹于市门。发声而老人到,握其 手曰:“君复如此,奇哉!吾将复济子,几缗方可?”子春惭不对,老人因逼之, 子春愧谢而已。老人曰:“明日午时,来前期处。”子春忍愧而往,得钱一千万。 未受之初,愤发以为从此谋生,石季伦、猗顿小竖耳。钱既入手,心又翻然,纵 适之情,又却如故。不三四年间,贫过旧日。复遇老人于故处,子春不胜其愧, 掩面而走,老人牵裾止之,曰:“嗟乎!拙谋也。”因与三千万,曰:“此而不 痊,则子贫在膏肓矣。”子春曰:“吾落魄邪游,生涯罄尽。亲戚豪族,无相顾 者,独此叟三给我,我何以当之?”因谓老人曰“吾得此,人间之事可以立,孤 孀可以衣食,于名教复圆矣。感叟深惠,立事之后,唯叟所使。”老人曰:“吾 心也。子治生毕,来岁中元,见我于老君双桧下。”子春以孤孀多寓淮南,遂转 资扬州,买良田百顷,郭中起甲第,要路置邸百余间,悉召孤孀分居第中,婚嫁 甥侄,迁祔旅榇,恩者煦之,仇者复之。既毕事,及期而往。
老人者方啸于二桧之阴,遂与登华山云台峰。入四十里余,见一居处,室屋 严洁,非常人居。彩云遥覆,鸾鹤飞翔,其上有正堂,中有药炉,高九尺余,紫 焰光发,灼焕窗户。玉女九人环炉而立,青龙白虎,分据前后。其时日将暮,老 人者不复俗衣,乃黄冠绛帔士也。持白石三丸,酒一卮遗子春,令速食之讫。取 一虎皮铺于内西壁,东向而坐,戒曰:“慎勿语,虽尊神、恶鬼、夜叉、猛兽、 地狱,及君之亲属为所囚缚,万苦皆非真实,但当不动不语耳,安心莫惧,终无 所苦。当一心念吾所言。”言讫而去。子春视庭,唯一巨瓮,满中贮水而已。
道士适去,而旌旗戈甲,千乘万骑,遍满崖谷来,呵叱之声动天,有一人称 大将军,身长丈余,人马皆着金甲,光芒射人。亲卫数百人,拔剑张弓,直入堂 前,呵曰:“汝是何人,敢不避大将军!”左右竦剑而前,逼问姓名,又问作何 物,皆不对。问者大怒,催斩,争射之,声如雷,竟不应。将军者拗怒而去。俄 而猛虎、毒龙、狻猊、狮子、腹蛇万计,哮吼拿攫而争前,欲搏噬,或跳过其上。 子春神色不动。有顷而散。既而大雨滂澍,雷电晦暝,火轮走其左右,电光掣其 前后,目不得开。须臾,庭际水深丈余,流电吼雷,势若山川开破,不可制止, 瞬息之间,波及坐下。子春端坐不顾。未顷而散。将军者复来,引牛头狱卒,奇 貌鬼神,将大镬汤而置子春前,长枪刃叉,四面周匝,传命曰:“肯言姓名即放, 不肯言,即当心叉取置之镬中。”又不应。因执其妻来,捽于阶下,指曰:“言 姓名免之。”又不应。乃鞭捶流血,或射或斫,或煮或烧,苦不可忍。其妻号哭 曰:“诚为陋拙,有辱君子。然幸得执巾栉,奉事十余年矣,今为尊鬼所执,不 胜其苦。不敢望君匍匐拜乞,望君一言,即全性命矣。人谁无情,君乃忍惜一言。” 雨泪庭中,且咒且骂,子春终不顾。将军曰:“吾不能毒汝妻耶?”令取锉碓, 从脚寸寸锉之。妻叫哭愈急,竟不顾之。将军曰:“此贼妖术已成,不可使久 在世间。”敕左右斩之。
斩讫,魂魄被领见阎罗王,王曰:“此乃云台峰妖民乎?”促付狱中,于是 熔铜、铁杖、碓捣、硙磨、火坑、镬汤、刀山、剑林之苦,无不备尝。然心念道 士之言,亦似可忍,竟不呻吟。狱卒告受罪毕,王曰:“此人阴贼,不合得作男 身,宜令作女人。”配生宋州单父县丞王勤家,生而多病,针灸医药之苦,略无 停日。亦尝坠火堕床,痛苦不济,终不失声。俄而长大,容色绝代,而口无声, 其家目为哑女,亲戚相狎,侮之万端,终不能对。同乡有进士卢珪者,闻者容而 慕之,因媒氏求焉。其家以哑辞之,卢曰:“苟为妻而贤,何用言矣,亦足以戒 长舌之妇。”乃许之。卢生备礼亲迎为妻,数年,恩情甚笃,生一男,仅二岁, 聪慧无敌。卢抱儿与之言,不应。多方引之,终无辞。卢大怒曰:“昔贾大夫之 妻鄙其夫才不笑尔。然观其射雉,尚释其憾。今吾陋不及贾,而文艺非徒射雉也, 而竟不言。大丈夫为妻所鄙,安用其子!”乃持两足,以头扑于石上,应手而卒, 血溅数步。子春爱生于心,忽忘其约,不觉失声云:“噫!”
“噫”声未息,身坐故处,道士者亦在其前,初五更矣。其紫焰穿屋上天, 火起四舍,屋室俱焚。道士叹曰:“措大误余乃如是!”因提其髻投水瓮中。未 顷火息。道士前曰:“出。吾子之心,喜怒哀惧恶欲,皆能忘也。所未臻者,爱 而已。向使子无‘噫’声,吾之药成,子亦上仙矣。嗟乎,仙才之难得也!吾药 可重炼,而子之身犹为世界所容矣。勉之哉!”遥指路使归。子春强登基观焉, 其炉已坏,中有铁柱大如臂,长数尺。道士脱衣,以刀子削之。
子春既归,愧其忘誓,复自效以谢其过,行至云台峰,绝无人迹,叹恨而归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化岚 | Powered by LOFTER